故事片
您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片 >

“在创作时我没有事先考虑过技法的问题

时间:2019-05-29   编辑:admin   点击:59次

  创作片子音乐,要有“两个吃透”。傅庚辰说,第一要吃透作品的主题思惟,这是处理创作标的目的的问题;第二要吃透作品的艺术气概,这能决定创作的成败。前者往往不难把握,尔后者,却只要吃透作品的艺术气概、找准艺术分寸,才能创作出来。《在太行山上》好则好矣,但感情基调不合适。《红日出东方》艺术气概不错,但不合适人物身份。《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》则既贴合仆人公身份,又深具艺术传染力。

  《地道战》的曲调还融合了良多处所戏曲和民歌的元素,河北梆子、老调、哈哈腔。音乐中还大量使器具有白话特点的呼叫招呼式腔调,自创了保守音乐中“句句双”的创作技法。

  “尝一脔肉而知一镬之味,一鼎之调。”通过傅庚辰讲述这几首歌的心路过程,足以窥见典范歌曲降生的艰苦之旅。

  面试他的,就是后来写出《我的祖国》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的音乐家刘炽。而傅庚辰,也兑现了其时对本人的许诺。

  傅庚辰的音乐和人生,离不开一个“红”字。不必说最出名的《红星歌》《映山红》《红星照我去战役》,仅瞥一眼他的履历——随军加入辽沈战役、抗美援朝和平,先后在八一片子制片厂、总政歌舞团、解放军艺术学院等任职——便可知,“红星”一直照射着他。

  一天早饭后,摄制组去拍外景,喊他去看。他一边走一边酝酿主题歌。当他走出院门,走过土路,走到庄稼地边,顿时就要进庄稼地时,俄然“地道战,嘿!地道战,潜伏下神兵千百万”词曲一时在心中蹦出来。他兴奋不已,掉头往回跑,进屋趴在炕上一口吻把歌谱写出来。

  这首歌接收了朝鲜音乐“三拍子”的节奏特点,使用力度、调式的对比,把感情表达得极尽描摹,既有轻声委婉唱出的“意愿军拥抱朝鲜母亲……像儿子辞别亲娘”,小调色彩,活泼地再现了意愿军和朝鲜人民藕断丝连的动人排场;也有强力激动慷慨唱出的“啊,伟大的友情……连合的非常顽强”,大调色彩,歌唱了中朝人民伟大的友情。特别两次“啊”的高音长腔处置,富有激情。

  在片子创作中,作曲家往往处于被动地位,只能按照编导的划定进行音乐构想。傅庚辰认为,作曲家必需打破这一观念,充实阐扬本人的客观能动性,把被动变为自动,在理解编导对音乐创作的要求下,细心阐发、推敲脚本,斗胆进行想象,阐扬音乐在片子中的感化。

  “技法应为内容办事。”傅庚辰说,“在创作时我没有事先考虑过技法的问题。”《地道战》的音乐乐句末尾不断呈现“la”,这在作曲中是比力隐讳的。但他认为,这是旋律的天然成长,是内容的需要。

  傅庚辰读脚本至此,顿时想到用《在太行山上》作为画外音乐。这是冼星海的抗战名曲,妇孺皆知,同时又写了太行山地域,与影片内容很吻合。似乎没有比它更合适的音乐了。

  1953年,和平接近尾声,傅庚辰加入了慰问中国人民意愿军代表团东北分团,赴朝慰问。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,和平即将竣事,枪炮声也削减了。此时,艾森豪威尔正在积极筹谋第二次仁川登岸,几百架飞机保护着艾森豪威尔在野鲜上空巡视。因为敌机仍然经常空袭,我方工作、歇息大都时间还得在坑道和岩洞中。7月27日,当喇叭里传出寝兵和谈签定的动静,所有人都冲出坑道,喝彩呐喊:“我们胜利了!”新中国刚成立不久,就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戎行间接匹敌,并取得最终胜利,这是何等不容易。目睹这一汗青时辰的傅庚辰年仅17岁。

  2014年,傅庚辰词曲兼作的《中国梦》入选“中国梦主题第二批新创作歌曲”。半个月内傅庚辰写了22份手稿,逐字逐句推敲推敲。一年后,为留念抗打败利70周年,光明日报开设《宏亮的抗战歌声》栏目。记者又一次敲开傅庚辰家的大门。《地道战》《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》这两首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